中文版 | English

研究与观点

研究与观点

RESEARCH & IDEAS

可深了丨2020年:抢专利开局,反垄断收官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与观点 > 可深了丨2020年:抢专利开局,反垄断收官

可深了丨2020年:抢专利开局,反垄断收官

更新:2021年03月25日点击:354

西元2020年,逢夏历庚子,波云诡谲。这一年,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中将具有何种关键地位,现时的任何评说只怕还太草率。谨从一个知识产权从业人员的视角,择选年头年尾两桩看似孤立的事件,为2020年记,希冀管中窥豹。


年头,战疫中的专利抢注杂音


2019年底,中华腹地九省通衢的武汉遭生物病毒突袭,进而新冠病毒辐射全国。最高层极为敏锐、准确地判定了事件性质,以乾刚果决,急征举国之力,人民空前团结奋战,取得了抗疫伟大胜利。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恰在战疫最前沿,协同某医学科学院紧急投入抗疫,其中包括抗新冠病毒药物的研究。当时广受关注、被一些人冠以“人民的希望”之名的瑞德西韦当然在研究之列。


瑞德西韦由美国吉利德公司开发。吉利德与美国军方和政府高层渊源很深,与五角大楼下辖的唯一一个最高生物防护等级的P4实验室——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nited State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USAMRIID)实验室有着长期紧密的合作,涉及对人类威胁极大的诸种病原体,其中包括非典病毒在内的多种冠状病毒。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非典事件时,吉利德即掌握着特效药达菲,获利颇丰。而瑞德西韦,尽管事后的科学临床试验证明,其疗效达不到特效药的水准,但相对其他西药仍有一定优势。


武汉所与合作单位在第一时间就瑞德西韦及其他药物针对新冠的应用申请了专利。这一情况被披露后,掀起了不大不小的涟漪。


这篇文章颇为典型,实颇有用心:以“打脸武汉病毒所!吉利德放弃瑞德西韦“孤儿药”资格,无偿与全人类共享”为题,讲“一个抢注、一个放弃!作为国家扶持的非盈利性机构,武汉病毒所为了利益迅速抢注瑞德西韦的“专利”;而作为营利性的公司、瑞德西韦的“妈”——吉利德公司却主动放弃了“专利”。”


尽管专业人员一看便知那是彻头彻尾的无稽之谈,而普通公众很容易受其误导而对武汉所产生极为负面的观感,而对吉利德赞赏有加。舆情险恶啊!


吉利德放弃瑞德西韦“孤儿药”资格似乎确有其事,但绝非吉利德有高风亮节。“孤儿药”是一些国家为需求量很小的罕见病治疗药物设立的支持、补贴的制度。新冠肺炎已经全球大流行了,瑞德西韦还能享受“孤儿药”补贴吗?将自己根本得不到的利益说成是主动放弃的,来给自己贴金,其实是满难看的误导宣传。


吉利德将瑞德西韦“无偿与全人类共享”?瑞德西韦的售价很容易查到,吉利德有卖高价药的传统,就不再多费笔墨了。


关于“作为国家扶持的非盈利性机构,武汉病毒所为了利益迅速抢注瑞德西韦的“专利””,按业内的说法,武汉所其实是对已知药物瑞德西韦就新冠治疗这一新用途做了研究,就新的研究成果申请了专利。这一作法不仅是行业通例,更是应当提倡的,符合以知识产权促进和保护创新这一知识产权制度的初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一条规定:为了保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鼓励发明创造,推动发明创造的应用,提高创新能力,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制定本法。


武汉所就是在这样实践。瑞德西韦确实原本是吉利德发明的,但是倘若吉利德禁止其他人在瑞德西韦的基础上进行新的研究并就研究成果享有专利,那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狭隘行为了。这种霸占技术成果后续研发权的想法不会得到任何国家的支持,无论从法律还是道义角度。


所以,武汉所的操作极值得赞赏。实际上,作为国家扶持的非盈利性机构,武汉所这样申请专利更是合于民族大义的。


尽管现在我们对瑞德西韦的成色更清楚了,当时还情况并不明朗。倘若瑞德西韦确实非常有过人之处,我们需要大量采购,如何与国外药品生产商谈价格?记得《我不是药神》里的情形吗?倘若有人乘人之危,狮子大开口,在药品价格谈判上如何捍卫好人民的利益?武汉所的专利就将是理想的谈判筹码。这些专利还会布局到全球诸多国家,普遍产生效力。出于基本的人道,我们不会利用其去大发横财。但我们必须也有筹码,有制衡手段,才不会在谈判中被人鱼肉。


“专利抢注”给我们的提示有:


  • 勿以为一次性为技术成果布局完专利保护就可以睡觉了,还要积极跟踪新的发展,及时跟进申请新专利以完善布局,否则原本自己的技术成果也会落得受制于人;

  • 如何以专利为筹码做利益博弈,水很深;

  • 警惕舆情险恶。


年尾,互联网巨头遭遇反垄断


年尾,互联网巨头遭遇精准反垄断,既在意料之外,又于情理之中。金融管理部门根据金融法律法规及监管要求,指出了某集团目前经营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法律意识淡漠,藐视监管合规要求,存在违规监管套利行为;利用市场优势地位排斥同业经营者;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引发消费者投诉等。


依专业判断不难得出,除了反垄断,事件还牵涉反不正当竞争、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保护等问题。


“法律意识淡漠,藐视监管合规要求”,如果这是给体制内某单位的批语,恐怕其领导层会被成建制地拿下。对民企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有人联想到了万达:2017年12月14日,万达集团通过严正声明谴责某自媒体发表文章影射万达计划在海外投资的某项目严重影响国家战略,万达集团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追责。26日,国家发改委通过第11号令发布了《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将于2018年3月1日起实施,以“加强境外投资宏观指导,优化境外投资综合服务,完善境外投资全程监管,促进境外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维护我国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其中包括对涉及敏感国家、敏感地区、敏感行业等情形的海外敏感项目实施核准管理。2018年1月,万达便一气甩卖了英国和澳大利亚的3个项目。之后,万达还持有2个海外项目,终于2020年完成全盘出清,海外投资惨淡收场。


在互联网行业,采用非常规竞争手段,野蛮扩张、恶性兼并而形成垄断性巨头的趋势非常明显,被人戏称“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有人将韩国垄断性财阀造成的恶果与之相提并论。也有人认为对“在商言商”式的商业行为应当更加宽容,批评中国的轻商传统。


陶朱公范蠡是中国的文财神。他与文仲辅佐越王勾践灭了吴王夫差后,拐走了西施,至齐国行商,二十年内三次赚得富甲天下之巨资,三次散与百姓,史称“三聚三散”。其间,范蠡的二儿子在楚地行商,趁大灾荒囤粮以谋暴利。范蠡闻后大惊,深知“民不可欺,法不可违”,急令二儿子“赈放存粮,迅即返家”。但是他已激怒灾民且闹出人命而被下狱。范蠡遣大儿子前去周旋时就已经料到,只能迎回二儿子的尸首了。


中国文化一直奉行官本位,重农抑商。传统中国以农为本,国家首先要解决老百姓吃饭的问题。行商无非是便利流通,无论如何变不出粮食。行商为了逐利,不严加管制,一方面,必然出现聚敛财富而夺民之利;一方面,如若都去从商逐利,哪来人种出足够的粮食供给天下?好比纷纷追逐金融地产投机,冷落了实体产业致脱实就虚,同样要命。


古代出仕包含着“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的文化追求,比从商具有更高境界。国为民谋利而不与民争利。一个人若仅以赚钱为念,尽管去当商人,不可把国政交到他手里,以不使国政成为谋财私器。一个人不念私利,以天下为已任,以苍生为念,有化成天下的抱负,有文化追求,方可称为士,才应出仕为官。所谓“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


总之,商人,在政治的严格管制之下,便利一下流通、活跃一下经济就好了,不可任其坐大。否则,必然盘剥过甚而伤及国本。


此即中国的官本位、重农抑商。其中智慧满满。


行商,尽量学学陶朱公的政治觉悟吧。难比陶朱公,胡雪岩也是榜样。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左宗棠欲挂帅平定新疆,粉碎当地分裂势力。朝廷上下反对。不是因为平定新疆不应该或不重要,是因为国家经济已然支撑不住如此规模的边地用兵了。此时,胡雪岩挺身而出,担起了军费的担子,勉力支撑起平疆大业。新疆仍在中国版图之内,胡雪岩亦堪当首功!最能体现胡氏手段的是,他居然从大英帝国的银行低息贷出巨资用以支持平疆。而左宗棠所剿灭的分裂势力恰是大英帝国一手扶持的。


见证2020年


两桩事件都与知识产权行业相关联的同时,也另有要旨。


当今世界似只有一件大事:中美博弈。因为任何重要事件的背后都有它的影子。中美博弈关系多国国运,致重塑世界格局,是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此为2020年之波云诡谲的推手。


从新冠和非典之诡异降临到随后事态发展,每一步都自各个维度满满渗透着中美博弈。抢注专利事件是当中不足道的一小波涟漪。中美博弈之惨烈,远超一般人的观感。正是在这背景下,监管当局审时度势,发起了反垄断整肃,以为打造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清理好道路。


任国内外波云诡谲,2020年,中国一往无前、奋战到底,坚决捍卫国家和人民的核心利益,保民生,求发展,向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稳步前进。


“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作为新时代的见证者、开创者、建设者,无分行业,每个人自当只争朝夕,不负韶华。


2020年,我们见证!


波谲云诡岁 沐雨栉风稠

踏低千峰顶 砥砺争韶华


新年一定更好!


于2020年12月31日